bet365官方:“包邮区”最大的快递驿站:昆山苹果代工厂百万包裹里的万种人生

  • 时间:
  • 浏览:42

  天下网商记者 黄天然

  苹果CEO库克口中这座“超一流”的工厂,位于江苏苏州昆山的城镇郊外,占地超过20万平方米的厂区,5万名年轻男女在此工作,去年创造了135亿元营收和11.2亿元净利润。

  

  人口密集的代工大厂,常伴生着消费廉价内容丰富的商业业态,如饭馆、网吧、KTV、手机店等等,但这座工厂却是例外。走出厂区,便是农田、鱼塘、湖泊,连家大排档都找不到,最近的一家小饭馆,从工厂2号门出发要走整整20分钟。

  

  厂区内的商业配套有限,工人们转而选择网购,却在不经意间创造出一项纪录,他们用一个个包裹,堆出了江浙沪最繁忙的菜鸟驿站,一年可免费服务百万包裹——位于工厂生活区的这座驿站,仅120平方米,所有包裹在此免费保管、妥善安放,再送达打工者的手中。

  这个站点去年5月才营业,到了2018年最后一季度,平均月包裹数量便达到8.6万件,位列全国前二。

  塞进世界

  这座苹果代工厂的王牌产品是AirPods,这也是苹果CEO于2017年12月到访此处的缘由,全世界找不出几家工厂,可以用稳定的工艺批量生产AirPods——这副外观设计简洁的耳机,堪称苹果史上工序最复杂的产品。

  在厂里,工人们保密意识很强,但凡涉及到AirPods的细节,他们总是避而不答,但从媒体拆解可以看出,一枚4克重的耳塞之中,除了天线、电池、柔性电路、线缆、扬声器,还要塞进各类芯片和传感器,由此实现耳目一新的功能——为了实现自动检测入耳状态功能,耳塞中除了Apple H1耳机芯片,还配置了双光学传感器和运动加速感应器;为了在通话中过滤外部噪音,耳塞中装上了语音识别加速感应器和双波束成形麦克风。

  媒体曾经感叹,苹果把整个世界塞进去了,然而亲手塞进整个世界的,其实是工厂流水线上数以万计的工人。数百个尺寸以毫米计的元器件,经由数百人分段协作的产线之后,便组装成了完整的Airpods。华强北也能买到1:1的复制品,但肉眼可见的缝隙公差,松松垮垮的组装品质,都是果粉甘愿花1558元支持原厂的底气。

  

  对外人而言,这是工程史上的奇迹,这些奇迹来自流水线上的数以万计的男女工人们。但对于他们而言,每日耗费极大耐心的重复同一动作的劳作却是生活的大部分,长达10小时的时间里他们正让自己融化为流水线的一部分。

  00后女孩紫玲每天为3000多个AirPods焊上元器件,像她这样的普工,算上底薪和加班费,每月能赚近5000元,工厂提供免费住宿,食堂吃一顿饭要花6到8元。而在昆山人力资源网上,“普工”是需求最旺门槛最低的职位,初中文化程度以上,能适应两班倒就符合招聘条件,有没有经验都没关系,一些招聘需求会注明有五险和年终福利。

  “完全不需要弄清楚部件的工作原理,只要按部就班地操作就行。三年来,也就存下一点钱。”95后员工王丽做了3年“普工”,从拣选iPhone7数据线接头,到为数据线接口的橡胶部件抛光,她觉得自己的个性也在被一点点磨平。

  安放生活

  普工们都很年轻,多在18到30岁之间。上班、吃饭、睡觉、上班,工作和生活如沙漏般重复,年轻男女急需一座确立自我的坐标,一个释放压力的出口,而菜鸟驿站的出现顺理成章地填补了这块空白,通过网购和快递,他们找到了连通外界的捷径。

  不到一年,这座昆山代工厂菜鸟驿站的快递业务量就爬上了全国前二。2018年四季度,驿站平均月包裹量达到8.6万件,一年就是近100万件包裹。如果每件包裹都是比鞋盒稍大的4号邮政纸箱,首尾相连可以从昆山排到合肥,或者铺满11个足球场,又或者填满8个标准泳池。

  

  晚上9点,快递驿站就挤满了前来取包裹的员工们

  在包裹海洋的反复冲刷下,120平方米的驿站如礁石般屹立,见证着年轻男女潮起潮落的欲念。每晚8点半,驿站取货台前是排队的人声鼎沸,他们在这里收获各自生活的甜蜜。黑压压的人群被铁栏杆分隔为8列纵队,挤到取货台前的人轮流地报出一串串取件码,指引着取货台后的工作人员,从货架上层层叠叠的包裹中找出属于自己的那份期待。

  通常,菜鸟驿站有5名工作人员。而到了每月的12日到14日,还要临时增补2到3名临时工帮忙。每月10日发完工bet365官方资,总会袭来一波网购狂潮。今年3月中旬,最高峰的日包裹量达到3606件,驿站员工每天穿行超过2万步,驿站配置了旱冰鞋、踏着平衡车,让他们以更快的速度穿梭在货架之间。

  

  为应对高峰期庞大的包裹量,驿站工作人员穿起溜冰鞋为员工们递包裹

  “虽然每个月都有人选择离开,但工厂新增的人远比离开的要多,驿站里每月都会新增约2000个用户。”站长魏琨说,“首次进站的用户,我们都会通过语音智能助手拨打电话告知收货地址。从去年5月开始,驿站的包裹数量总趋势一直在上升。”

  在魏琨看来,这一代“普工”远比父辈们想得通,量入为出的教条不再被小辈们奉为圭臬,每月最忙的那几天,驿站总会被浓郁的水果香味包围,年轻男女的工资还没捂热,就通过网购变成了一箱箱的榴莲、凤梨,而每每到了月底,果不其然占大头的包裹变成了康师傅的碗面。

  

  菜鸟驿站站长魏琨

  “我查过支付宝,每个月都要在淘宝上花掉2000多元,占工资的一半。”挤在菜鸟驿站的人群中,紫玲已经换下工服,一头自然卷发上,一个皇冠发卡熠熠发光,她手中的包裹里是一顶假发,她想尝试一下直发的造型。

  bet365

  厂里的一位女员工正将网购的商品抱回宿舍

  就像那些月初吃榴莲月底吃泡面的同事,紫玲也乐于尝试新鲜事物,因为没尝过牛排,她可以花500多元去市区吃顿正宗西餐,虽然回过头来要吃几天的方便面。在她的淘宝购物车里,既有300多元一支的YSL“小金条”口红,也有20多元一瓶的香水,她在意的不是价位和品牌,而是自由选择的权力,每买到一件合乎心意的商品,便意味着充斥着黑白灰的生活被抹上一层新的色彩,如今,在紫玲的寝室里80%的东西都来自淘宝。

  家乡味道

  在这座苹果代工厂里,一些人用网购培养兴趣,用兴趣对抗无聊,也有一些人,用网购寻找家乡的味道,借此克服背井离乡的孤独与失落。

  于20岁的哈萨克族姑娘罕古丽而言,菜鸟驿站就是离家乡最近的地方,芝麻烤馕、手工酸奶疙瘩、奶茶粉……网购自家乡的美食,一点点填满着她的胃,一点点化解着她的乡愁。

  一年前,罕古丽与姐姐从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来到江苏昆山,成为流水线上的一名作业员。她的汉语说得结结巴巴,经常听不懂师傅在说什么,更难适应的还是饮食。厂里虽然有三四个食堂,但罕古丽只吃得惯“兰州拉面”窗口里的饭菜——西红柿炒鸡蛋盖面、牛肉拉面、土豆牛肉拌面,三四样菜品,她翻来覆去地吃了好几个月。

  

  员工食堂

  在珠江中路的购物中心,姐妹俩发现一家主打哈萨克烤羊排的饭店,可是工厂坐落在30多公里外的市郊,打一趟滴滴就要花掉六七十元,这样的负担她们承受不起。

bet365

  “想起在老家的时候,一到冬天,妈妈就喜欢炖羊肉汤。吃晚饭的时候,她总让我到家门口的馕坑去买几个烤馕。回家汤一热,馕一泡,一碗下肚,整个人都热乎起来,这种滋味太难忘了。”罕古丽说,好在有了网购和菜鸟驿站,现在每天早上八点开工之前,她都会冲一壶奶茶,就着烤馕便成了一顿热腾腾的哈萨克早餐。

  “我们哈萨克族人总说‘无茶则病’,现在我就靠网购家乡的奶茶过日子了。”罕古丽说。

  

  29岁的万勇胜来自湖北恩施土家族自治州,独在异乡为异客,他最心心念念的就是家乡菜的味道。前些天,远在家乡的姐姐就为他寄来了一个包裹,里面装着一罐色泽鲜亮的恩施泡菜和家乡果园的新鲜脐橙。

  “恩施菜偏麻辣,这里偏甜淡,来厂里后总觉得少了些味道。现在,包裹就是让我与家乡拉近距离的东西,家里的新泡菜酿制好了,林子里的脐橙熟了,用不了几天,我也能品尝到。空闲的时候,脑海里回忆起在老家与家人团聚的场景,心中有些心酸,但也有些幸福的滋味。”万勇胜说。

  本文由天下网商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bet365 bet365官方 bet36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