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安妮海瑟薇:记者更像骗徒

  • 时间:
  • 浏览:30

  

  安妮海瑟薇

  时光网洛杉矶讯 从2001年的《公主日记》算起,安妮·海瑟薇的演员职业生涯已经长达近二十年。同时,她也凭借自己年少时在音乐剧院里训练出来的不俗歌喉而受到追捧(曾凭借2012年《悲惨世界》的表演同时赢下了当年的金球奖和奥斯卡奖),并依靠阳光风趣的银幕外个人形象圈粉无数。

  在她的新片《偷心女盗》中,安妮·海瑟薇虽然没什么机会唱歌,但她轻快有趣的人格魅力倒是上线了不少。在这部电影中,海瑟薇饰演的角色叫Josephine Chesterfield,一个温文尔雅的迷人骗徒,而她一不小心和不懂礼貌没有经验的Penny Rust(瑞贝尔·威尔森)绑定在了一起。

  她和Penny的关系历经了有趣的变化,接着,Josephine发现自己居然要和Penny竞争,来一夺Thomas Westerberg(艾利克斯·夏普)的芳心(以及财富),后者是一位年轻而又天真的科技公司富翁。

  

  近期在纽约,时光网与海瑟薇有一个简短的面对面采访。在曼哈顿中城的一个酒店里,这位36岁的女星分享了她对于新作的想法,骗徒与演员的相同与不同点,以及与老公——一位珠宝设计师——的生活等等。二十分钟采访的总结如下:

  时光网:我听说早在筹备期你就很想加入《偷心女盗》这部电影了。

  安妮·海瑟薇:是的!

  时光网:能说说原因吗?

  安妮·海瑟薇:哦天哪。可能和很多人一样,我在《伴娘》里认识了瑞贝尔,我甚至还能引用很多她在那部电影里的台词。我觉得她实在是太有趣了。她的天赋和才能在这一部电影中得到展示之后,在其他电影里也大获成功,所以我一直也希望有一天能和她合作。

  

  《偷心女盗》翻牌自1988年喜剧《偷心大少》

  后来我有和雅克·舍费尔合作,她是一位编剧,有一天她跟我说她正在为瑞贝尔·威尔森改编一部女版《偷心大少》的剧本。然后我就问,“我猜瑞贝尔会去演史蒂夫·马丁那个角色的部分,所以谁来演迈克尔·凯恩?”她回答说:“我们还不知道呢。”然后我说,“有意思。”我挂了电话会后就打给我经纪人说:“请跟好这个项目。”

  时光网:瑞贝尔在银幕上的形象已经非常广为人知了,但你对她作为制片人的印象是什么样的?因为她同时还是《偷心女盗》的制片人。

  安妮·海瑟薇:有瑞贝尔做制片人很棒,因为对我来说有很多我作为演员关注的问题她都会理解,而她是有发言权的(在解决这些问题方面)。某种意义上她算得上是“表演部门的老大”。

  她是联系名单上的头号同时也是制片人,所以任何关于场景或者需要对接说服制片厂的问题,比如我需要戴这个假发或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她都是陪同在侧的最佳队友。

  而我同时也为她而感到骄傲。她是在突破自己,从想出这个点子到后来的初步完成草稿。我也试过去做一些前期筹备,这真的非常非常难。所以,我也非常开心能加入她的旅程。这是她制作的第二部电影,我也觉得非常幸运能帮她把她的梦想带到大银幕上来。

  

  《偷心女盗》中字预告

  时光网:《偷心女盗》是一部老故事的翻拍片。你觉得与已有的类似作品中的角色,例如在《闺中趣事》和《偷心大少》中的角色是什么样的关系?你有最喜爱的角色吗?

  安妮·海瑟薇:我比较喜欢迈克尔·凯恩,因为他在之前的一部电影里演的是我角色的父亲,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他是迈克尔·凯恩。而大卫·尼文也是大卫·尼文,所以我还是别选了吧。

  我只是非常开心能诠释最新版本的角色。不过我是看《偷心大少》长大的,我觉得这部电影实在是太棒了,之后为了决定我到底要不要去拍《偷心女盗》我又回去看了这部电影。它既讨喜又完美,在影史中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我们决定去翻拍这部电影是很大胆的,而我觉得通过角色性别互换赋予了故事和影片新的魅力。

  时光网:关于这一点,你觉得是什么因素让翻拍这个故事的想法在现在的这个时间点成熟?男性和女性骗徒之间的不同对故事和剧本产生了多大的影响?

  安妮·海瑟薇:我认为在《偷心大少》里主角们所应对的女性都是那种看多了童话故事想法非常天真的受害者们——她们相信会突然出现一个王子或公爵或伯爵突然爱上自己并一齐走入婚姻殿堂的这一类浪漫的幻想。

  时光网:骗子骗徒都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不大可能会喜欢的形象,但是关于他们的电影却风靡了好几代。你觉得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这些都是关于钱和权的故事吗?

  

  安妮·海瑟薇:这我真的不知道了,因为这也确实不是我会感兴趣的事情。我觉得在电影中看他们可能比较有趣,但是我完全不认为这样的生活是轻松惬意的。

  拿我的角色来说,关于她为什么要做这一行的动机,我们花了很多的时间来追问:“好的,她真的有一个背景故事吗?她的童年是什么样的?她的妈妈也是个骗徒吗?她是来自于一个骗徒家庭吗?”到后来我觉得这有点无用功,所以决定干脆试图给这个角色的行为找一些情感类动机。所以我们最终想出来的原因就是她做骗徒仅仅因为她喜欢这么做,同时她也很擅长,仅此而已。

  但我觉得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除非我们做到了全世界范围的男女平等同工同酬, 不然在规则框架内的女性一定程度上都还是被压迫被欺诈的。因此我觉得Josephine也因此获得了一种她认为该是她的都属于她这样的理直气壮。

  时光网:你觉得骗徒和好莱坞演员有没有什么相似之处?

  

  时光网记者Brent Simon与安妮海瑟薇(HFPA-Anne Hathaway with Brent Simon)

  安妮·海瑟薇:我认为比起好莱坞演员,记者们更像是骗徒。(笑)你们告诉我们非常喜欢我们的电影,然后回去之后你们又会写很糟糕的评论!(笑)我开玩笑呢。

  严肃说来,我从来不认为演员就是骗子或是类似的说法是立得住的。我认为考量起来必须更加细致。当然我是会这么做了。(笑)同时我还觉得骗徒们在道德方面是有问题的,因为他们是骗钱的。而演员则是来娱乐观众的,是让观众心甘情愿交钱的。

  时光网:你的丈夫亚当·舒尔曼是一个著名的珠宝设计师,在你的红毯和其他活动中他的参与度如何?

  安妮·海瑟薇:这里我要引用一句艾米·舒默的话了,因为她之前说过她嫁给了一个大厨因为他是一个天才,而我现在也深有同感。(笑)

  他设计了我今天穿的这一套。我最喜欢的是祖母绿,而我有很多我丈夫的石头。有时候他也会让我穿戴一些设计原型。

  时光网:你自己曾设计过什么吗?或是帮助你的丈夫一起设计什么。

  

  安妮海瑟薇与老公亚当·舒尔曼

  安妮·海瑟薇:不,或者说没必要。我们也可以说是合伙人,他会给我展示一些东西,而我可能会说:“哦如果我想穿那件,我会想要这个。”有时候他会接受我的建议,有时候不会。同样地我也会和他讨论一些场景和表演,他会说或者会问:“如果你从这个角度来想想呢?”所以这是我们参与彼此生活的方式。毕竟我们结婚了。

猜你喜欢